欢迎光临霍邱新闻网!今天是2021年10月19日星期二
内容
  • 标题
  • 内容
  • 作者
搜索

新闻热线:+086-0564-2717666

网上投稿:hqnews@qq.com

首页 > > 详情
童年看电影趣事
发布时间:2021-06-22 | 来源: | 作者:whl | 责任编辑:


    首次看电影,印象是在1974年夏日的一个晚上,那时我正在大队(村)小学读一年级。下午课间时分,听到一位大队(村)干部子弟透露说,晚上公社(乡)电影队要到我们学校来放电影,我十分惊喜,跟踪打听了一番,心里顿时乐开了花。同班的孩子们多和我一样,没看过电影,获悉后各个激情飞扬,忙得像个大风车,不停地奔走相告。最后一堂课,大家都是心猿意马,根本听不进去老师在讲些什么。
    放学铃声一响,没等到老师收拾好课本离开讲台,同学们就一窝蜂似的挤出了教室。此时,雪白的银幕已高挂在操场旁边的那两棵老榆树上,我跑过去,先踮起脚尖伸手摸了摸银幕的边框,然后又前前后后看了几遍银幕,也顾不得打听当晚将要上映的电影名字,就急匆匆地转身往家的方向奔去。
    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想把放电影的喜讯传递给家人和左邻右舍,好让大家把手头的农活都放一放,和我一样把看电影当成头等大事。可是,我失望了,那一刻,我的父母和哥姐们还在田间劳动,厨房里的两口大铁锅还是凉的。本村庄那几个顽皮的孩子们刚放下书包,有的拿了一块凉馍馍,有的摸出一块中午吃剩的锅巴,就开始东家串到西家约人一起去抢占位置。此时此刻,我也沉不住气了,冒着被父母收工打骂的风险,放弃了晚饭,和这些小伙伴们一起,空着肚子飞奔向电影场。
    那晚,上映的电影名字好像叫着“南斯拉夫《桥》”什么的,故事情节我也记不清了,就知道是一部外国战争影片。当时我也看不懂,只看那场面打得热火朝天。当银幕上出现一队身着军装的军人疾步走进军营,围坐在一起,神态严肃地讨论着问题时,我感觉他们是那样的英俊,那么的威武,简直羡慕的五体投地。在这种情景下,幼小无知的我,心里就像翻滚的浪花一样,开始荡漾起来!当时,我很想偷偷遛进军营近距离接触他们,想让他们看我一眼,最好是有人能和我搭个讪,把我带入军营,换上军装。于是,我拉着同伴的手,从人堆里钻了出去,从银幕后面来回转了几圈,也没能找到走进军营的“突破口”,心里自然十分失落。
    电影场上,人头攒动,想再回到原来抢占的位置已不可能了,我和同伴站在外围,只能凑合着看看银幕的光亮和听听高音喇叭发出的声音。至于电影里发生了什么,我一无所知。事后,还因为那晚没能走上银幕,错过了和军人们见面的机会,心里难过了好一阵子。
那年月,在农村盼一场电影比盼过年还难。记得那时,距离我家十多公里的孟集区公所所在地建有一家公立影院,月把半月的才能放一场“售票”电影,观众多是些干部子女和生活在街头上的孩子们。大队(村)里一年半载的轮一场免费电影,有时放半场子不是遇到刮风下雨撤场了,就是发电机出了故障中断了,反正想顺顺当当地看完一部电影,也是一种奢望。
    农村的露天电影场很简陋,要么寻找两棵间距合适的树木,要么就是在一个大一点的空地里,埋上两根柱子,然后把银幕四角的孔里各拴上一根绳子往柱子上一缠,这样一个临时的露天剧场就形成了。有时,太阳老高,放映员为了到大队蹭晚饭,会提前把银幕挂上,放几首红歌,人就遛到大队干部家去吃派饭去了。大队干部们接待放映员也很热情,酒菜一般都是公家派人准备的。
    放露天电影,在当年也算是比较高端的宣传平台了,大队干部们都很重视,每逢放映总想利用高音喇叭说上几句话,或是说下个“重要通知”什么的来显显摆,有时干部们酒大了,摸过话筒就喋喋不休舍不得松手,让观众们心急火燎,年轻人们耐不住性子,就开始用吹口哨等方式来试图打断话题。
    收秋以后,是农村人看电影最集中的时段,每逢放映,通常是天还没黑,银幕前就挤满了小孩和老人。很多长者从家里自备了马凳儿、长板凳,有的人干脆从场地周边随手捡个土坯、烂砖、树根,或者石头之类的东西来做屁垫,席地而坐,来去自如。年轻的男男女女们可能会换件新衣服,甩几滴香水,乐滋滋,笑呵呵地聚集在一起。老头儿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老妇人们哧溜哧溜地纳着鞋底之类的针线活儿,耐心地等待着日落开场。孩子们追逐着,欢呼着,跳跃着,嬉戏在幕前幕后,顺着瓜子摊儿、甘蔗堆儿、货郎挑子边左三圈右三圈地溜来溜去,急得直咽口水。售货摊前的那张老气横秋的脸儿,融合在稚态可掬的孩子们中间,也显得不是那么可怕了。
    当放映员们开始用绳子拉动发电机引擎的瞬间,那声音是最诱人的,一声声闷响夹杂着浓烈的汽油味儿,足以引爆全场。一旦银幕前的电灯泡开始闪亮,就会引来全场观众的喝彩声。大人小孩,立马各就各位,秩序井然。
    会看的看门道,不会看的看热闹。我和我的发小们就属于看热闹的人群。那时,我们年纪都很小,瞌睡也比较大,通常是一场电影看半拉就开始打盹了,想提前赶回家睡觉吧,几个孩子又不敢走黑路,干脆就在电影场外找个平坦的地方就地入睡,迷迷糊糊看着形形色色的人群,就像做梦一样度过一场电影。
    电影闭幕时,我们才会被嘈杂声惊醒,接着便慌慌张张地去追寻着本村庄的大人们。追上了人群之后,便开始听他们谈论当晚电影的故事情节,有人说今晚放的这部战斗片,打的非常激烈,也有人说这是一部战地爱情片,突出的不是打仗,重点是爱情……
    第二天,银幕上的故事又在校园里继续发酵,而我只能述说着一些幕后的花絮。

     者简介:史云喜,安徽省作协会员,霍邱县诗词楹联协会副会长,《蓼风》诗刊副主编,擅长学写散文、诗歌、歌词和小小说等,出版有《曾经的感动》和《乡村絮语》两部个人散文集。

发布时间:2021-06-22 | 来源: | 作者:whl |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