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霍邱新闻网!今天是2021年2月26日星期五
内容
  • 标题
  • 内容
  • 作者
搜索

新闻热线:+086-0564-2717666

网上投稿:hqnews@qq.com

首页 > 旅游 > 详情
我心安处,在故乡(霍邱县首届“淮河风情”征文大赛三等奖)
发布时间:2020-10-26 | 来源: | 作者:蔡永连 | 责任编辑:

若你问我

故乡是什么

我想

那一定是我灵魂皈依的地方

 

无数次梦回故乡

绵延数十公里的淮河大坝

依然住着静静的村庄

坝上有爷爷的兔子

坎中有邻居的羔羊

伙伴们的欢声笑语

偷溜出来

在村庄里

久久回荡

我想

那确定是我灵魂皈依的地方

 

如今的故乡

已不复旧时模样

落寞的大坝

被苍茫淮水拦阻在中央

古老的村庄与儿时的伙伴

似乎在和我玩捉迷藏

可我早已揭开面纱

沉浸在等待的沮丧

我想

那是否还是我灵魂皈依的地方

 

孤矗在淮水潮头

淮浪萦绕耳畔

淮风拂过脸庞

                      如果有一天

我停止呼吸

请将我于故乡埋葬

我想

那只能是我灵魂皈依的地方

 

 

我的故乡在姜家湖五里湾,那是一个坐落在淮河大坝上的宗亲聚居的村落。我曾在故乡度过一段非常短暂的童年时光,可它却在我生命里留下了恒久的印迹。或许……那是我的故事里流淌过的最岁月静好的时光。

    那时的故乡是穷困的 ,一天只吃两顿饭。菜是自己种的,很少吃肉;磕点青椒,放点蒜头,加点盐就是一道好菜;最好吃的,是奶奶做的酱豆。在奶奶烙好的烙馍上,抹一大勺酱豆,小心翼翼得用手指撑着烙馍,咽着口水,找一块好下口的地方,一口咬下去,嘴唇四周留下黑乎乎的酱汁。夜晚的村庄总是一片漆黑。爷爷的坝坎下方有个“时髦”的青年,弄来了一台电视。从那以后,夏天的晚上不再寂寞。青年总是把电视搬到坝坎的平台上,于是,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几十口人,搬着凳子,带着扇子,围成一堆。扇着扇子,赶着蚊子,看着电视,时不时还骂两句我们这群在旁边玩耍吵闹声高过电视声的野孩子。

     故乡是朴实的。男人们种庄稼,编柳编。女人们辛菜园,纳鞋底。奶奶们纳鞋底的时候要扎着堆叙叙家常。唠唠谁家姑娘好看,谁家媳妇能干,谁家儿子不争气,不好好干活挣钱。姑姑们,通常都会趁晚上偷跑出去,找个隐蔽的地方许一个美好的未来。叔叔大爷们最爱的就是扛个烟袋锅,“吧”一口吸进去,再“噗”一口吐出来。然后愁一句:“天怎么还不下雨,庄稼都快要干死了”。走路时,烟袋锅随着步子左右摇摆,有一种深沉的滑稽。

  故乡是温柔的。每次回到故乡,爷爷奶奶,叔叔婶婶和小伙伴们都会笑咪咪的迎接我。婶婶们会一把拉我到身边,问,衣服谁买的,辫子谁绑的,啧啧,真漂亮。奶奶每次都会给我做双鞋,鞋面绣上好看的花。走在路上,我的余光总是落在新鞋上,美滋滋的。最怕的是爷爷,他总是板着一张脸。爷爷喂了一头牛,几只羊,还有一些兔子。每天早上天不亮就出去放牛,割草,一直到下午才回来。有时爷爷回到家,看我玩的满头大汗,看起来很生气,我会吓得大气不敢出。吃饭时,他又会给我多盛一点,让我吃慢点,然后我就知道,其实他没有生气。

     故乡是有趣的。回到故乡,没有学习的压力,没有必须考第一的负担。只有疯玩。夏天中午太阳最大的时候,堂哥们会带着我满庄跑,捉蜻蜓,摘荷叶,采莲子。淮河涨水时,我和堂哥便会跟着叔叔去淮河游泳,抓鱼。长在淮河边上,抓鱼是必备技能;而吃鱼,是收获的幸福。我最爱的是大伯家的红烧鱼。鱼肉有弹性,鱼泡有咬劲。鱼肉吃完,再用鱼汤泡饭,鱼的鲜被包裹在泥香味中,吃得欲罢不能。

     有一年的开学前,爸妈把我接回家后,我一直情绪低落,茶饭不思。直到一天中午,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开始不断抽泣,最后忍不住崩溃大哭,哭了很久很久,我想念故乡,想念爷爷奶奶,想念我的小伙伴。那是我平生第一次感受到浓烈的乡愁。后来,渐渐长大,学习压力加重,回故乡的日子便越来越少,再后来,淮河大坝重建,故乡的人们被回迁安置,故乡的村庄被夷为平地

我的故乡就这样没了,为此,我悲伤了很多年。大学入学前,我回了故乡,回到了老村庄坝坎的原址。我矗立淮河边上,静静地吹着风,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默默得悼念我的故乡。跟故乡说说我的近况,跟它道一声再见。

  如今,村民们被回迁安置在镇上,住上了新房,奔向了小康。小伙伴们的生活也焕发了新的气象。可我总念着我的故乡,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心绪波动,我总会在梦里回到那个村庄。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故乡在里头。如果有一天,我终将离去,那就将我于埋葬,因为,我心安处,在故乡。


发布时间:2020-10-26 | 来源: | 作者:蔡永连 | 责任编辑: